• “文化”随想

    广西大化瑶族自治县高级中学高15(2)班  潘家浩

    随着时间的推移,我们国家的经济实力是越来越强了,强大到了“闭关锁国”以来前所未有的程度。但是,经济实力的强大还不足以证明一个普通国家的强大,更无法证明一个没落古国的崛起。于是,“综合国力”这个概念被提了出来,只有综合国力的强大能够全方面地证明一个国家的强大。而在综合国力中,除了经济实力这个“硬实力”以外,还有文化实力这个“软实力”,且最难提升最为重要的也正是文化实力。

    文化是一个国家精神力量的源泉。无论是哪一个国家,哪一个民族,都离不开文化。一个国家,一个民族,表现出什么样的精神,都源于这个国家和民族文化。好比那个被叫作“战斗民族”的俄罗斯民族,先不说他们打起架来到底有多厉害,光是喝着酒精度几十度的伏特加,光着上身睡倒在雪地里,就已经让人佩服不已了。我们若是谈起这几十度的烈酒,应该会害怕得浑身哆嗦。有了文化的差异,才会有民族与地域的区分;有了民族与地域的区分,才会有国家的形成。所以说,文化的生命力反映了国家与民族的生命力,文化越是强大,越是具有生命力,国家与民族便越是生机勃勃,这也正是文化软实力的强大之处。

    若是把文化比作水,那就是最为恰当的。不仅仅是因为水能体现文化软实力的“软”,更是因为水能体现出文化的交流互通性和包容性。不同文化间的交流与融合,不就像两股水流的汇聚一样么?文化不能一成不变,否则只会成为一潭死水,走上消亡的道路,而随文化之后消亡的,便是那个文化所承载的国家与民族,最后让这一切沦为后人口中的“失落的文明”。

    文化需要交流,只有相互交流才能与时俱进、不停革新,而有了与时俱进的革新精神,才能真正保有生生不息的文化生命力。试想,若是没有青海三曲的交汇,怎能在黄土高原上望见那奔涌不息的滔滔黄河?试想,若是没有世界百川的汇聚,怎能于九天之上瞥见这颗星球的蔚蓝大海?试想,若是没有文化之间的相互交流,怎能让人类文明一步步跨过困难走向今日的繁荣?文化需要交流,只有交流,文化才能生生不息。

    在几大文明古国里,它们都有渊远流长博大精深的根基,然而只有中国继承了祖先的主体文化,其他国家不是完全抛弃了祖先的文化,就是对祖先的文化大改特改,使其失去了原本的生命力。

    古巴比伦倒在了波斯帝国的铁蹄之下,其文化被阿拉伯文化吸收;古埃及历经多次外族统治,重获独立时就已经成为一个阿拉伯国家,文化也被同化;古印度在内忧外患的情况下依然推行种姓制度,将自己和自己的文化一同带进了坟墓。

    为什么中华文化可以延续至今?除了我们自身对文化的重视这个原因以外,中华文化所具有的强大包容性也是一个原因。中华文化若不是在“闭关锁国”前就已经有点积累,或许就会在当时列强的全方面入侵下崩溃瓦解。好在在“鸦片战争”之后,中华文化开始慢慢向西方先进文化学习,因此不至于走上其他几个文明古国的老路。

    那么,除了四大文明古国的文化以外,其他国家的文化就没有遭受过危机吗?肯定是有的。就像英国生物学家达尔文那句著名的话一样,“物竞天择,适者生存。”有的文化在战火中被焚毁,有的因为生命力枯竭而消失,有的被其他文化所吞并吸收。一切归根结底,都是因为文化底蕴不够,文化底蕴不够了,文化包容性也自然高不到哪里去,没有了文化的包容性,那么文化的融合就好比两块石头硬碰硬,失去了它的该有的灵性。

    在面对敌国的侵略时,如果被侵略国家的文化缺乏底蕴,那么其文化必然在文化的战场上处于劣势。虽然文化劣势看起来并没有在实体的战争中起到什么决定性的作用,但是如果被侵略国家的文化在文化的战场上被彻彻底底地打败,那么这就无异于被侵略国家已经被敌国“殖民”。因为即使被侵略国家赢得了卫国战争,其文化也已经被同化,所以等价于保卫国土的战争胜利了,而保卫文化的战争却失败了。

    我曾听到有人说什么“崖山之后无中国,明亡之后无华夏”,我对此一直不以为然。如果一定要将中华文化细化分类,那么中华文化的主体部分毫无疑问是汉族的文化。比如说,我们的文字叫“汉字”,我们的语言叫“汉语”,我们的古典服装叫“汉服”……纵观中国的历史,少数民族确实曾从汉族手中夺取过国家的统治权,例子就是元朝、清朝。虽然少数民族曾经取得过中国的统治权,但从未取得过文化上的统治权,不仅如此,少数民族在文化上也依赖着汉族,少数民族从未在文化上脱离过中华文化的范畴,而中华文化正是在这个过程中不断发展。既然作为这个国家生存的基石的主体文化不仅没有消亡,而且还取得了发展,那么这个国家的消亡又从何而来呢?仔细想想,这其实就是民族主义者混淆视听的把戏罢了,根本站不住脚。如果仅仅是因为少数民族推翻过主体民族的政权,就说这个国家已经不复存在,那未免太过于绝对了,那么复杂的问题,绝不是靠一刀切就能解决的。

    中华文化虽饱经沧桑,却也总能在一次次的文化融合中焕发新的生机。除了文化底蕴深厚这个原因以外,中国历代王朝几乎都奉行的和平政策也是一个原因。管仲有言“仓廪实而知礼节,衣食足而知荣辱”,马克思主义也告诉我们,人只有吃饱穿暖,才能从事更复杂的艺术、政治等工作。没有了战争的干扰,人民才能吃饱穿暖,人的物质需要得到了满足,精神上的创造才会出现,有了精神上的创造才会有各不相同的文化的积累和产生。也许正是这样,中华文化有了很长一段发展沉淀的时间,具有了更为深厚的文化底蕴,因此才可以在一次次的文化融合中成为新文化的主体。

    在全球化程度不断加深的现在,无论是号称“超级强国”的美国,还是处于地图角落的不知名国家,都在承受着其他国家的文化的冲击,而且这种冲击正愈加频繁。于是,有越来越多的国人担心:我们的文化能不能经受得住其他国家文化的冲击?

    这到底还是我们缺了自信心,若是连顶住几千年风雨摧残的文化都顶不住这般冲击的话,那还有什么类型的文化能够顶住呢?我们到应该抓住机遇,让中华文化走向世界。孔子学院在全球范围内招生,学习汉语的人数不断增加,过春节在西方流行……这些都是我们的文化影响世界的例子。同时,我们也正被世界影响,我们看的好莱坞电影,我们过的父亲节、母亲节,我们正学习的英语……世界,每时每刻都在相互交融着!

    但话说回来,交融归交融,我们的本质是不能丢的。大树若是失去树根供给的营养,那么即使树叶吸收再多的阳光也毫无用处。我们若是想要借他山之石以攻玉之用,就首先得保持我们自己的特性,否则他山何以谓他山?所攻之玉此时又是否谓玉?

    既然漫长的历史选择了我们的文化,我们就有理由将自信心保持下去。但我们也不能以此为理由而夜郎自大、故步自封,正因为历史的车轮滚滚不息,将落后者全部淹没在历史的尘埃中,所以我们才必须与时俱进。

    在昨天以及昨天的过去,历史选择了我们;在现在以及现在的未来,我们将创造历史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时间:2017-09-29  热度:51℃  分类:文化热点  标签:

  • 发表评论